歡迎進入中國昌吉網!

當前位置: 頻道精選 > 文化 > 文苑 > 散文

春之芬芳

發布時間:2019-06-20 10:13:50 來源:昌吉日報

  □ 段蓉萍

  “我又找到新工作了!”春芳在電話那頭興奮地告訴我。“在哪?”“就在村里。”她語氣激動。春芳快人快語,手腳麻利,總不甘落后。要是誰超過了她,她一定要超過對手。

  我想起上學時的一次冬季長跑比賽。那時春芳跟我都跑不動了,我放慢速度,想反正當不了第一,堅持到底就好。春芳不甘落后,漲紅的臉,冒著熱氣,從我身邊飛奔而過。超過我一大段。最后她是否進入前十名,我已記不清楚了,但春芳拼命的樣子如夜空的星星,一直閃爍在我的心里。

  我說,不要太累了。春芳說,好日子都是干出來的。

  幾年前,我去親戚家,路上偶遇春芳。作為初中同學,畢業后各忙各的事情,聯系少了。一見面覺得格外親。她招呼我到家里去坐一會,我跟著進了院子。

  很普通的農家小院,一棟土坯房,里外兩間。喝著茶,我們閑聊起來。

  種地不如打工,我把地包給別人種,我跟村里的人追著節氣搶活干。種苗、除草、挖渠、插秧、剪葡萄、割玉米、牽葵花、種木耳都干。

  如今這樓房是我用打工的錢買的村里的安置樓,八十多平方米,一家四口,比之前的房子舒適得多。

  陽臺上是各種花草,長得茂盛自在。

  去年春節假日剛過,我下鄉路過春芳家,去看她。春芳一會兒就端上來四個菜和米飯。家常味的菜,很是可口。

  吃著飯菜,我腦子里閃現過去春芳的樣子。

  我上中專時,春芳先是幫著哥哥帶孩子照顧母親,后來又去了冶煉廠、珠寶廠和一家大企業的職工食堂打工。每次遇到,她總是急急忙忙的。這八九年間,春芳經歷的事情她總不肯提及,說那時太年輕,不懂事,也有點任性。尤其在選擇對象時,不夠慎重,草草結婚,過得不幸福。待生下女兒后,便住在母親家里。如今細想無非是觀念不同、婆媳不和等諸多因素導致了婚姻的破裂。

  這樣的苦痛春芳埋在心里,不在人前訴苦。內心堅韌的她,把精力都投在掙錢養育女兒身上。

  熱心的姐妹們勸春芳,煙火日子是男人女人搭伙過的。再成個家吧。如此春芳跟現在的丈夫組成了新的家庭。丈夫是個內向的人,與春芳的熱烈奔放的性格形成互補。

  春芳說,丈夫的好是對女兒好。他家的好是婆婆從不干涉他們的生活。

  春芳生了兒子后,生活的擔子重了。丈夫去打工,她邊帶孩子,邊在村里幫人干活。她家墻上有個日歷牌,紅色的休息日對她來講是不存在的。除非是沒有接到活,就在家干點家務。只要有活,從不肯放棄每一次機會。

  對其他的活兒我都不陌生,可當她說去掃雪時,我好奇的目光在她臉上尋找答案。她很快覺出我的疑問。給我的茶杯添了熱水說,冬天不能閑著,僅靠丈夫一個人打工,不夠家里的開銷。啥技能都不會,哪里好找差事。村里有人去城里掃雪,我跟著去了。不管是夜里兩三點,還是四五點,電話一響,立馬出發。通常是一個人幾百米,雪薄點,就快一點。雪厚了,就時間長。多是夜里出發,孩子還睡著。有一次,雪特別大,她好不容易掃完了自己的一段。一名環衛工人,命令春芳把他的那一段也掃了。春芳想,自己雖是打臨工,也不能讓人家欺負,臉一黑,把推雪板一扔響亮地說了兩個字:不干!

  好強的春芳這些年到底吃了多少苦,她沒說,我也沒問。可把一女一兒養大,把婆婆孝敬好,把妯娌之間關系搞好,自己的小日子越來越好,都是她用勤勞換來的。

  那次同學在我家聚會,春芳來了。她穿了一件棗紅色蕾絲裙子,幾杯下去,她面紅如棗,春芳說感謝同學們沒忘記她。

  我摟著春芳肩膀說,說什么呢!春芳羞澀地低著頭。

  在村里謀了差事的春芳很知足,說可以照顧孩子心里踏實。她把外地打工的丈夫也叫了回來,在附近單位找了一份工作。雖然工資不高,但每天都能回家。一家人在一起吃飯,一起出門上班,就有了家的樣子。


友情鏈接

双色球出球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