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中國昌吉網!

當前位置: 頻道精選 > 文化 > 文苑 > 散文

榆錢情思

發布時間:2019-06-20 10:13:13 來源:昌吉日報

  □ 王燕

  又是一夜春雨。

  天剛亮,樹上不知名的小鳥就開始玲瓏婉轉,唱起了春天奏鳴曲。空氣潮濕溫潤。連續幾場春雨,已經把小村裝扮的生機盎然。幾個去縣城上早班的村民停下電瓶車跟我打招呼。能得到村民的認可,我很開心。

  一陣風過來,一朵朵榆錢兒飄落我的發際、面頰。望著遠去的村民,再瞅瞅滿眼的落英,心中悵然。駐村以來,每天值班、走訪,忙忙碌碌。沒注意,今年的榆錢都謝了。以往的這個時候,我都吃上榆錢飯了,那可是我從小到大,從沒有落過的人間至味啊!

  說起榆錢,在我心里,那就是大西北的百花之首。

  西北天寒地旱,植被種類少的可憐,小時候我們的世界里,似乎只有榆樹、楊樹、沙棗樹。每年春天,天山北坡第一個報春的,就是那滿樹盛放的榆錢。那淺淺嫩嫩的新綠,玲瓏晶瑩的花瓣,開滿了鄉村田野、縣城街道。榆錢兒在漫漫長冬過后最早改變了西北大地蕭瑟的景象,也治愈著人們持續了整個冬天的內心焦躁。

  那時候看到榆錢,除了感嘆春天終于來了,最高興的就是可以吃到榆錢飯了。那,可是春天的味道。

  在榆錢盛開的季節,老爸一定會去農村砍回來一大捆榆樹枝。

  做榆錢飯是個細致活,耗時費工。先是我們姊妹幾個一片一片把榆錢兒摘下來;再經過老媽的一次次篩揀淘洗;一夜控水后,第二天一早拌面蒸熟,熱油煸炒,當我們從睡夢中醒來的時候,滿屋飄香。榆錢飯入口綿軟,清新鮮香,那滋味綿遠悠長,至今還讓我回味無窮。

  記得有一年榆錢盛開的時節,爸媽一直在加班,每天很晚回家,好像完全忘了榆錢飯這回事。唉,再過幾天,榆錢就真的要變成種子了。一個清晨,睡夢中醒來的我們卻突然看到了飯桌上香噴噴的榆錢飯。原來為了滿足我們三個小饞鬼,爸媽在單位加完班之后,悄悄忙了半個晚上。

  一碗一碗的榆錢飯,一年一年春來到。那些美好的滋味,陪伴著我們慢慢長大了。榆錢飯,不只是春天的味道,更是父母愛的味道,也是幸福家的味道。

  時光如白駒過隙。曾經風姿英挺的父母也耄耋。雖然姊弟們平時各自忙碌,但每到榆錢時節,我們都會想方設法把這滋味給老人送回去。老爸也常常會邊吃邊說,還是那個老味道。榆錢飯已經成為我家獨特的迎春儀式。

  一陣手機鈴聲將我的思緒打斷,哦,是我的東鄉族親戚馬英河。

  “阿姐,你啥時候來吃榆錢啊?”

  “啥,榆錢?”我愣了兩秒。

  “對啊,我媳婦都給你做好了。”

  馬英河一家是我駐村以后認的親,一家五口,住在村里最偏遠的片區,一處古老河床的岸邊。今年土地流轉以后,他們貸款養了十幾頭牛。這一家人熱情好客,對我繳納伙食費的行為大為不滿,對此,馬英河經常說的一句話是:“這算什么親戚嘛!”一年多你來我往,我們建立了深厚的友情。我們春天一起播棉花,秋天一起收玉米;他媳婦教我擠牛奶,我愛人教他剪葡萄;他家的母牛下了崽兒,會給我留著牛初乳;我愛人上街時突然對小女孩的裙子發生了興趣,說馬英河的兩個女兒穿上肯定好看。

  這不,就因為我去年的一句話,他們今年居然給我做起了榆錢飯。去年的一個晚上,我們在院子里兩人才能合抱的大榆樹下吃飯,月光清朗。馬英河告訴我,榆樹是他爺爺年輕時種的。我抬頭看著婆娑的樹影,不由地感嘆春天的榆錢兒一定肥厚鮮美。他們一家人定定的望著我,我給他們講了小時候的榆錢故事。說者無心,我的親戚記住了。

  下午,我如約去了馬英河家。

  馬英河小女兒眼尖,看見我下車,一溜煙往牛圈跑,一路喊著:“阿達,阿達,燕子阿姨來了。”他靦腆的大女兒跑過來拉著我的手,望著我只是個笑。馬英河媳婦笑說:“這丫頭,天天念叨你燕子阿姨,見了面咋不吭聲了?阿姐,快進房子。”正說著,馬英河也從牛圈那邊走過來,邊進門邊說“阿姐,今天有個好消息。”

  我問馬英河什么好消息,他告訴我:“今天有牛販子來買牛了,最大那頭開價一萬八呢!不過沒賣,想再喂幾天,看能不能賣到兩萬。”

  我當然替他高興,但還是勸他:“這一撥大的出欄后,你就可以再進一撥小牛,這樣,一年少則兩撥多則三撥,兩三年,你就徹底翻身了。”

  這邊還在跟馬英河扯牛的事情,那邊他媳婦已經張羅擺桌子開飯了。我帶著兩個小女孩洗了手來到桌旁,一眼看到了桌子中間一大盤金黃透綠的榆錢飯。我突然有些恍惚,仿佛穿越時空,回到了小時候那個幸福的家。

  跟往常一樣,晚飯后,我邊給兩個小女孩看我手機里過去旅行的照片,邊跟他們兩口子聊天。聊到他們夫妻一人在家喂牛,一個出去打工,增加家庭收入;聊到他們在縣城上初中的兒子畢業要考內職班,以后從事汽修;還聊到將來一定要讓這兩個聰明的女兒上大學,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夜深了,屋內溫暖明亮,窗外月光清朗,樹影婆娑。

  第二天,我回村上開會。順便送馬英河的兩個女兒上幼兒園。在我招呼這兩個小家伙上車的時候,馬英河媳婦把一個塑料袋放到了副駕駛座位上,對我說:“阿姐,回去凍到冰箱里,慢慢吃。”

  那是一大包蒸好的榆錢飯。

  我迫不及待給老爸打電話,這周輪休,我要去給他送榆錢飯。


<

友情鏈接

双色球出球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