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中國昌吉網!

當前位置: 頻道精選 > 訪談

專訪中國當代書畫名家、州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李曉春

發布時間:2017-02-24 11:23:22 來源:本站原創

  徜徉山水間

  ——專訪中國當代書畫名家、新疆美術家協會會員、昌吉州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李曉春

  昌吉新聞網 記者 李金霞

  “我不是書畫家,我只是一個喜歡畫畫的人。”這是2月24日,記者走進中國當代書畫名家、新疆美術家協會會員、昌吉州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李曉春的家中,李曉春脫口而出給記者的第一句話。

  當得知他的4幅國畫作品被中國郵政選中為經典書畫衍生品全國發行時,這位年過7旬的老人臉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當日,兩個多小時的訪談,老人談得最多的是他的教學和退休之后的創作,關于獲獎和殊榮,老人很少提及。或許,這才是一個真正從事藝術創作的人才有的品質,低調、簡單、淡泊名利,心里、眼里都是創作,而名利、金錢等卻是附加品。

  與奇臺結緣

  李曉春1940年出生在青海大通一個民間畫師的家庭。因為父親在甘肅省五泉山的某廟宇里畫佛像、塑佛像,所以那個時候色彩炫目的佛像就成為了年幼的李曉春心中一抹最搶眼的色彩。而后,在院子的墻壁上、松軟的土丘上都留下了李曉春描眉那些塑像的畫作。

  1958年,18歲的李曉春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青海省師范大學美術系,受教于胡文誠的門下,開始接受美術方面最專業的教育。或許是渴望了太久的緣故,對于大學時期4年的受教,李曉春格外珍惜,他像一塊海綿,鉚足了勁地吸收書本知識、練習基本功,竭盡全力地在中與西、古與今,傳統與現代畫的教育中,提升和完善自己。

  畢業后,已在眾多學子中出類拔萃的李曉春如愿成為當地一所名校的專職美術教師,在教育教學的過程中,李曉春逐漸探索出了一套自己的創作和教學風格。

  1973年,因組織需要,李曉春從青海省調至奇臺縣,成為奇臺縣教師進修學校的一名教師,這個油畫、素描、國畫、水粉、雕塑等基本功了得的教師,為州府從事教育教學工作的老師,打開了一扇新的窗戶。

  在教育事業上迎來新起點的李曉春,也在當年迎來了他繪畫創作上的“第一春”,“來奇臺之前,奇臺縣這個地方就已在我的腦海中有了很多個美好的版本,但走進奇臺,我才發現,沒有一個版本如我想象那樣,奇臺的美是獨特的,我沒有想到的,它安靜、古樸、親和,對我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吸引力。”李曉春說。

  正是這股子說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讓李曉春不僅有了在奇臺扎根生活下去的沖動,也讓他的處女作——《生命的源頭》在這里聲名鵲起,而后被《中國書畫報》刊登。

  此后,《邊疆山水》《邊塞古鎮》《歸來》等百余幅描眉奇臺、描眉新疆的繪畫作品,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周年民革全國書畫展覽作品集”、“紀念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美術作品集”,《美術報》《中國書畫報》等作品集和期刊中得到刊發。

  1978年,李曉春分別給昌吉州教育局、自治區教育廳寫了兩份報告,提議成立專門的美術教育班,用以提升州府美術教師的專業素養,同年年底經教育廳批準,“美術班”在當時的奇臺縣教師進修學校成立,聞訊而來的美術愛好者、教師40多人接受了李曉春的專業美術指導。在該班成立的39年里,李曉春帶著他從新疆師范大學、昌吉學院等地招來的美術教師一起,為奇臺縣、為州府培養了一大批專業素養好、美術功底扎實的美術教師。其中,最早接受李曉春言傳身教的余進文、朱建林、戴有富等依舊活躍在奇臺縣的講臺上。

  提煉意境、升華感情,他的畫不是臨摹出來的

  很多人作畫,畫的是肖像、山水,而李曉春果斷跳出了這一淺層創作的魔圈,他的畫,畫的是它們靈魂,他的畫不是臨摹出來的,而是在情感和思考到位后創作出來的。

  “看李曉春的畫,你真的不要在意他的筆墨是否到位、設色是否過于水彩化,只要感受他的才情流溢就夠了。繪畫本身不是科學,不需要絕對和完美,只要有感情和感動,就是繪畫的高境界。李曉春的畫證明了一個道理:繪畫不是為了看的,而是為了感動的。”著名美術理論家、畫家陳宏鈞是這么評價李曉春的作品的。

  李曉春筆下的天山、泰山、朔山等大都沒有原始的模樣,他筆下的天山,放眼望去,山、水、溝壑、花草似乎都沒有天山具體的輪廓,但卻有一種天山獨有的韻味,怎么看怎么都覺得有一種神似形不似的感覺。

  “國畫、山水畫講求意境,意境雖不是這些門類畫作創作的全部,但也卻是支撐它們形成完美境界的重要條件之一。”李曉春說,山水畫雖然都是以現實生活中的山水為依據,但此山非彼山,我畫中的天山,它可能有天山的蒼勁、阿勒泰山的險峻、昆侖山的蒼莽雄奇,我將這些山的精髓抽絲剝繭出來,用情感調和,再進行創作,所以這樣的山看起來才會有似這山卻不是這山的感覺。

  李曉春坦言,他之所以選擇新疆、大西北等地山水為創作對象,并不等于只是表現新疆,西北地區的山水,他表現的是對大西北的大山大水深層理解和感悟,使創作思維升華理性后,拋開地域性觀念,從而運用具體的西部山水這一主體講述畫家的思想,表達無限的精神世界。

  此外,為了追求千山萬壑的蒼茫厚重感,李曉春還將潑墨、積墨、破墨、水沖等各種手法融為一體,將點染這一手法揮寫在尺幅之間,讓人不知不覺地陶醉在畫作散發的意境之中,從容地游弋于畫家營造的氛圍里,讓心靈獲得一種聆聽“天籟”的感覺。

  用靈魂作畫,除了需要無比扎實的藝術功底外,還需要獨樹一幟采寫手法。

  “每次參加采風活動,到一個地方,我首先想到的不是找一個好的角度把自己看到的畫出來,而是將整個山、水、叢林帶著自己的思考安安靜靜地走一遍,在信步觀賞的過程中,自己提煉意境、升華感情,挑出精髓之后,回去了憑借著記憶靜靜地把我的所思所想畫出來。”李曉春說,藝術創作一方面要貼近生活,而另一方面又不能照搬生活。

  作畫只為悅己,不為名利

  “我不是畫家,只是埋頭畫畫的人,你不會在網絡觀眾最喜愛的作品中發現我的名字,也不會在中國美術館的展館中找到我的作品,我投稿的地址,是我自己的心房。”李曉春說。

  李曉春作畫只為悅己,所以他從不刻意投稿或參加繪畫比賽,但酒香不怕巷子深,李曉春這匹書畫領域的“千里馬”,他的作品總是被喜歡它的“伯樂”要去,偷偷幫他投稿或收藏在展覽、作品集中。

  《朔山橫地出》這幅作品,是李曉春去青海講學的時候被他的學生要去刊登出來的,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周年民革全國書畫展覽作品集”和“紀念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美術作品集”中刊登出來的許多作品,也是李曉春在講學過程中,前來聽他講座的學生要去刊登出來的。“說實話,這4幅被中國郵政選為經典書畫衍生品的國畫作品,也是我的學生幫我投稿刊登的,一個月前,主辦方要是不把成型的集郵冊寄給我,我都不知道我的作品被他們選用了。”李曉春說。

  “在當下,說起藝術,很多人容易把它和價值聯系在一起,這使得個別畫家開始看市場的風向從事創作,久而久之,使得原先很生動、很有棱角的創作個性被磨光滑了,自己不斷‘克隆’自己,失去了藝術的張力。李老師是一個敢對金錢、名利、市場說‘不’的人,正是他的創作不遵從于一切的外在束縛,所以他創作出來的畫作才會不同于他人的特質,才會有那股掩飾都掩飾不住的光芒。”李曉春的學生范耀尹說。


  李曉春在畫室給八尺山水畫補色。昌吉新聞網 記者 達吾列提·沙吾提 攝


  李曉春創作的山水畫。 昌吉新聞網 記者 達吾列提·沙吾提 攝


<

友情鏈接

双色球出球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