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中國昌吉網!

當前位置: 頻道精選 > 援疆 > 福建援疆

援疆路上的四次趕考

發布時間:2019-05-28 10:30:37 來源:昌吉日報

  張軍劍

  

  2017年2月27日,福建省在西湖賓館召開第七批援疆干部人才歡送座談會。在這座談會上,矮小的吳林青在人群中并不顯眼,但他卻暗暗地鼓勵自己,一定不負重托。

  “什么,你要去援疆?!”電話里傳來有些蒼老、疲倦的聲音。年過七旬的父親一陣咳嗽,沉默了片刻。

  “你不是不知道家里情況離不開你!你給領導說下咱們不去行不!”

  電話里傳來一片忙音,父親把電話給掛掉了。

  一會兒,鈴聲又響了,父親把電話又一次打過來了。

  “劉芳同意嗎?”

  “還沒跟她說,準備跟你說完再去跟她說。”

  “都四十歲的人了,有點責任心好不好?你的婚禮還沒辦!這么大的事,你都不先跟我們商量!”父親強調,“你馬上去找領導咱不能去!”

  “嘟嘟嘟……”電話里又傳來一片忙音。

  “你去援疆?定了嗎?”未婚妻子劉芳焦急地問道。

  “基本定了。”他說。

1.png

吳林青看望結親戶哈拉茶西。                 (吳林青提供)

  “那我怎么辦?這婚還結不結了?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能不跟我商量呢?”

  “我也是剛剛接到體檢通知的。所以還沒來得及跟你商量。”

  未婚妻劉芳電話那頭一陣沉默。

  電話里又是一片沉默。

  還在北京出差的他,突然接到援疆的體檢通知,真的沒有一點心理準備。接連打完兩個電話,吳林青心里也是一片沉重。兩個最親近的人都反對,讓他感覺迷茫、彷徨……

  體檢通過了,家里人的思想也終于做通了。

  進疆以后,看到援疆辦公室里的“為新疆奉獻,為寧德增光”的標語,吳林青心中重新充滿了激情和斗志。

  這是吳林青援疆路上的第一次趕考吧,雖然不圓滿,但他還是贏了第一次!

  二

  劉芳的單位工作很忙,她又是管理崗位,經常加班加點。相隔萬里,吳林青似乎什么忙也幫不上。

  吳林青剛剛離開的第一周,未婚妻劉芳就患上重感冒發高燒,半夜加班回來累得病在床上,想喝杯熱水爬不起來。她委屈得直掉眼淚……劉芳最終把國企的工作給辭了。

  兩個月后,她放下一切來到新疆呼圖壁縣,簡單地請同事吃個便飯,就把婚事辦了。

  妻子的到來給了吳林青無限的溫馨,也給他的援疆工作增添了不少的動力。

  有一次凌晨五點,在單位加完班吳林青推開了房間的門。

  妻子迷迷糊糊地從沙發上坐起來。“你回來啦?喝杯水。”

  他疲憊地靠在床上。

  妻子說:“要不要吃點東西?蘋果我削好了。”

  他搖了搖頭。

  妻子把蘋果放下,去衛生間給搓了熱毛巾。“你就不能讓別的領導陪同檢查嗎?你剛值完班!”

  可是他真的不能走,做為分管領導,他必須堅持。

  農產品檢測中心雙達標認證存在的問題不少。這次“雙認證”抽檢,估計是過不了的,但必須保住“雙認證”,否則幾百萬的檢測設備等于一堆廢鐵了。一整天的值班,吳林青非常疲憊。交完班就跟新到的檢測中心干部一起準備檢查,一直到下午檢查組到來。檢查的事項好多,檢查得好細,發現的問題越來越多。隨著檢查對照表上面的叉叉越來越多,他的心也懸得好高……

  檢查組最終還是被感動了,同意給時間整改,沒有直接取消雙認證。吳林青想起剛到基層當副職時,老領導曾說過的話,“硬件不行軟件補,軟件不行熱情補。”經過一段時間的加班加點地整改,“雙認證”通過了,他的第二次趕考順利過關。

  

  呼圖壁縣恒碩農業有限公司的廣場上堆滿了各鄉鎮送來的農田廢舊地膜,像山一樣,一座挨著一座;大貨車一輛接著一輛,卸了又走,走了又來。

  車間里機器轟鳴,切碎洗凈的地膜隨著水流被噴灑出來;他和劉廠長蓬頭垢面,在像垃圾堆一樣的地膜山上,一座座拉著防曬網遮蓋著。

  這是吳林青駐廠的第10天。

  每天早早來,援疆樓晚上點名之前回去。每天的工作就是駐點企業督促生產、協調著各鄉鎮拉運廢舊地膜進廠加工,還要督促大豐鎮開展廢舊地膜回收工作。

  為了督促廠子詳實地記錄臺賬、開足馬力24小時生產,每天吳林青都是在廠長“吵架”、跟會計小妹“計較”、跟生產工人“拌嘴”中度過。督查完加工企業,就趕到大豐鎮去檢查地膜回收落實情況,督查完大豐鎮,又馬上趕回廠里繼續駐點……

  2018年9月,國家審計署蘭州辦事處到呼圖壁縣審計農業環保項目,提出呼圖壁縣“農田廢舊地膜回收利用率低”的審計意見。

  呼圖壁縣作為全國現代農業縣,首先開展農田廢舊地膜的回收利用示范。廢舊地膜的回收利用,作為試驗性、示范性的項目,缺乏先例可循,摸索前行,實施得并不順利。項目資金缺口很大,現有的項目補助資金根本不足以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導致農戶不愿意回收廢舊地膜,企業不愿意加工生產。

  農業局領導班子每個人都得包一個鄉鎮整改。吳林青負責大豐鎮的整改,還得負責回收加工廠的駐廠監督。確實,農田廢舊地膜污染已經是新疆農業生產的一個重大隱患,地膜污染整治是一項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重要工作。

  在全縣上下努力下,根據上級的審計提出的意見終于完成了整改工作,順利通過農業廳督察組的驗收。

  吳林青的第三次趕考也順利地過關。他終于松了一口氣。

  

  “奶奶,我來看你了。”吳林青用哈薩克語打著招呼,他放下剛從縣城市場上買來的一大袋蔬菜和水果。

  吳林青的結親親戚哈拉茶西是一個哈薩克族的老奶奶,已經92歲高齡,腿腳不方便。老人的兒子已經去世,跟她生活的是大孫子,大孫子是身體殘疾的光棍漢。兩人靠低保過日子,生活拮據。

  結了親戚以后,除了統一執行的結親住訪,每次下鄉,吳林青都會去她家坐坐。兩人語言不通,每次對話是各說各的,更多的是看手勢、看表情。

  老人出不了門,生活很簡樸,吃得很簡單,她家的伙食就是馕就著奶茶。所以,每次來看她,除了米、面、油,他總想額外給她帶一些雞蛋、水果、蔬菜,改善她的伙食。

  為了能與老奶奶貼心地交流,吳林青認真地學習起了哈薩克族日常用語。雖然發音不太準確,但他已經可以和老奶奶簡單打招呼了。

  吳林青的第四次趕考也算是過關了。

  驀然回首,吳林青覺得自己的三年援疆路無愧于黨和組織的重托,也是自己無悔的人生趕考路!


<

友情鏈接

双色球出球顺序